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一度01

*架空 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吧

*这个名字有毒 我怀疑又是夭折的命运


12:00p.m.

李振洋把人带回家时没想到方莹会来。

他把李英超压在门上亲,耳边是黏腻的哼声,手在兜里摸出钥匙开锁,对不准,蓦然开了,两人跌跌撞撞进了屋里。

黑暗中一声轻佻的女声,“哟。”

李英超吓了一跳,急急推开他,脸在黑暗里泛着红晕。

李振洋怀里空了,略带不满地瞥了对面一眼,看也不看沙发上的人影,烦躁的走过去拍开了灯,“你来怎么不说一声?”


方莹在乍现的灯光下眯了眯眼睛,往嘴里递烟的动作没停。她穿着昂贵的套裙,头发很长,有几缕海藻一样搭在前胸,嘴唇鲜红。

听到问话她不客气地嗤笑一声,“李振洋,我的房子,我来还要给你汇报?”

李振洋看着她手边的烟蒂没接这句挑衅,走过去把烟抽走,“答应过我什么。”

女人任他动作,看他把烟灭了把烟蒂扫进垃圾桶,身体软软地靠过去,倚在他身上,声调绵软下去。

“又去哪里寻快活了,还把人带回来。”


李英超难熬地站着,身上的热度慢慢消散了。他想李振洋快点看他一眼,说句话让他离开也好。

李振洋背对着他,好像把他忘了,那女人倚在他身上,投过来漫不经心的一眼,让他知道他被看轻了。

带着娇嗔的一句传出来,他心里一震。


“别乱说,这是我学弟,”李振洋回头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要不你先回去?”

李英超如蒙大赦,点了头就往门口走。

余光里,方莹揽着李振洋腰的那只手往上攀去。

他合上门,闭了闭眼睛,下了楼。


李振洋把身上那只手拿下来,听见嘶的一声。他眉头皱了皱,放轻动作把那只胳膊横到眼前,露出的那一截纤细的手腕,淤青蔓延进了袖口深处,语气和神情一并冷了下去,“他又打你了?”


李英超走在风里,浑身发冷。

李振洋有个女人。这个念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走了很远的路才拦到一辆出租,靠在后座上默默流泪,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他几眼,没做声。


10:00p.m.

李英超在酒吧后的巷子里靠着墙抽烟,巷子里黑,藏污纳垢的。

后门开开合合,挂着的那串风铃响了又响,有人贴过来,丰腴的身体试探地在西服衣料上摩擦,见他没推拒,女人勾过他的袖口就着他的手吸了一口烟,扒在他肩头缓缓把烟雾吐在他脸上,

“帅哥,带我去你家,不收你费用。”

李英超笑了一声,也不避忌,亲密地附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女人面上僵了僵,慢吞吞地从他身上起来,目光缠缠绵绵走开了。


他把那半截烟扔到垃圾桶里,摸出一根新的,低头点烟的空当,风铃声又响了。

视线里出现一双脚,李英超抬起头,就听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说,“借个火?”

他的脸从阴影里浮现出来,迎着路灯和月光,对面的人看清了他,愣了愣,干巴巴说一句,“是你。”

李英超呆呆地看着他啊了一声,慢慢站直了身体,下意识地想把手里的烟往身后藏,及时忍住了。

“好巧,学长。”


10:15p.m.

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

有好一阵,他们靠在墙上沉默着吸烟,猩红的火星戳在夜色里,周身是快要燃尽的稀薄空气。

李振洋叼着烟再次向他借火的时候,他傻傻的把自己凑了过去,嘴上是一根抽了一半的烟。

李振洋看了他几秒抬手碰了碰他的嘴唇,他就颤抖着松了嘴,烟掉了下去。

铺天盖地的亲吻。

和一个仿佛要把他揉碎的拥抱。


“带我走。”眼前飞速流窜的光影里,他颤声说。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2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