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 开心点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一度02

*架空 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01

 

李英超在会议上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是本地的号,他盯着那串号码看了一会儿,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走到落地窗边接了起来。

“喂,你好。”

“我是李振洋。”

“……嗯,学长你好。”

沉默了一会儿,李振洋说,“不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号码?”

李英超回头朝秘书点了点头,下属们停止了讨论陆续致意离开。

会议室的门被带上了。

“嗯?”李振洋在催了。

“怎么知道的?”他转向窗外顺从地问。

李振洋笑了一声,“想知道总有办法。有空吗?一起吃个午饭。”

李英超说,“有空的。”

李振洋打了个车到李英超公司楼下,在咖啡店的露天餐椅上等...

洋灵/一度01

*架空 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吧

*这个名字有毒 我怀疑又是夭折的命运

12:00p.m.

李振洋把人带回家时没想到方莹会来。

他把李英超压在门上亲,耳边是黏腻的哼声,手在兜里摸出钥匙开锁,对不准,蓦然开了,两人跌跌撞撞进了屋里。

黑暗中一声轻佻的女声,“哟。”

李英超吓了一跳,急急推开他,脸在黑暗里泛着红晕。

李振洋怀里空了,略带不满地瞥了对面一眼,看也不看沙发上的人影,烦躁的走过去拍开了灯,“你来怎么不说一声?”

方莹在乍现的灯光下眯了眯眼睛,往嘴里递烟的动作没停。她穿着昂贵的套裙,头发很长,有几缕海藻一样搭在前胸,嘴唇鲜红。

听到问话她不客气地嗤笑一声,...

洋灵/止痒

*半现实

*评论 我想要评论 糊文作者也想被宠着

木子洋某一天突然把手机递到灵超面前,“小弟给我下载个游戏。”

语气颐指气使。

灵超接过手机看了他一眼,看出他眼底难得的一点不自在,当即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我记得有人说自己level很高不屑于与民同乐来着。什么游戏?”

“就你最近玩的那个。”

“那个啊……”

 

游戏下好了。

木子洋低头操作也没什么话,灵超给他做了基础的解说就站在旁边看着他。

他想起最近他和另外两个队员频繁在大房子里通宵开黑,不时爆发的感叹词四楼都听得见。第二天他小心翼翼地观察木子洋的神色,平静的没有任何端倪。

在木子洋那里,不过是几个有点吵闹的...

洋灵/云端 下

*伪校霸爱情故事

*对不起中二画风没保持住



10.

接住李英超的那一瞬间,李振洋心里一空。

身上的人轻飘飘的。

他把李英超放到腿上,虚握着他仿佛稍一用力就能捏断的手腕,描眉画眼般看下来,褪去稚气后俊秀而生疏的面容,好似第一次相识,看得他心口发涩。

对上那双润泽着水光的眼睛时,那里像小动物一样带着点怯怯天真的眼神让他心里颤了颤。听见问话,李英超微微撅嘴,“你也没来找我呀。”

他唇下有一块小小的凹陷,每当噘嘴就很明显,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他挣出一只手去摸李振洋的耳朵,“李振洋,你背着我打耳洞。”

李振洋听见他又没大没小的叫,皱了皱眉,想把他的手扒下来,就见他贴近了...

洋灵/云端 上

*伪校霸爱情故事

*小甜饼(大概

*没人看我就……晚点再更


1

长石私立高中位于M市新城区京华路。

京华路上世纪是个草木凋敝的荒芜之地,本世纪初随着资本的注入逐渐焕发生机。

长石私立高中成立后,因为赶超省重点的升学率声名远播,各地家长慕名而来,房地产商闻风而动,学区房商业街一时间炙手可热,繁华程度与遥遥相望的市中心分庭抗礼。

长石私立高中挂名在长石集团旗下。

长石集团大公子李振洋,今年高二。


2.

长石集团的长公子,人人见了都得礼让三分。

虽然不怎么见得着。

李振洋其人,家教良好,待人接物温和有礼,只是个性懒散,上学期间时常迟到早退,从不参加集体...

洋灵/骤雨

*半现实

*又名《半夜醒来发现身边躺了个人》


天气潮热,一场暴雨在即。灵超半夜醒来,浑身是黏腻的汗水。他恍惚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身在何处。没有狭窄客厅里近在咫尺的另一个人的呼吸,房间里很安静,床前有一点暗蓝色的月光。赤脚下床拉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混杂着雨水因子的风呼呼的灌进来。夜空云层低垂,他走出去撑着阳台往上看了看,没有灯光,窗户大开着。


他在风里站了一会儿,整个人吹的潮乎乎冷冰冰的才回屋。

“我不去给他关窗户的话,他明天又要感冒了。”他对自己说。

楼道里开着小夜灯,灵超上了楼在木子洋房门前象征性的轻轻叩了两下就进去了。房间里也有落地灯亮着,侧身合上门的时候来了一股...

洋灵/傲慢与偏见

*架空 两个画画的

click here

哥哥大火吧!

【洋灵】越界

*架空 伪父子

爸爸去哪儿!

click here

【洋灵】夜车01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李英超拎着大袋的食物走上街道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打工的餐厅老板娘今天外出拜托他帮忙看店,傍晚过后没什么客人,厨房的大师傅先他一步离开,走之前把剩余的食材给了他。他把店里仔细打扫了一遍,窗户和门都落了锁,这才准备回家。

他很少这个时间点在外游逛,白日里熟悉的环境此刻有些陌生。这条街位于市区边缘,夜晚行人寥寥,路灯暗淡。此刻街边只有少数几家店还开着,窗口的白炽灯寂寂地缀在夜色里。

公交应该是没有了,路过车亭的时候他还是停下来等了等,万一有晚交班的师傅呢,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入春了,温暖的夜风吹在身上,仿佛喝了酒一般有些微醺。马路上不时有几辆出租驶过...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