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夜车04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01 02 03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他人身上的人,愿望的主体常常也是别人。将自己人生的意义当作赌注押放在他人身上,就不用向内探求什么,可以忍受着肉体的辛苦简单地活着。

他短短的一生没能找到这样的寄托,但他总会怀疑这样的事对于他人来说是否过于残忍。

李振洋的愿望,是海边的一块离群的礁石,起初巨大又锋利,后来被涨落的海水冲刷海浪击打,变成光秃秃孤零零的残体。

他的愿望也由最初的愿望变成不能实现却还无法释怀的执念。

他想起父亲和弟弟来。脑海中他们的脸浮现在一层雾面玻璃的后面,他徒然睁大眼睛,却怎么...

【洋灵】夜车03

*和一只鬼谈恋爱


01  02


百鬼夜行的诡异气氛里,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尽管努力表现得自如,那张脸上时不时还是会有一闪而逝的紧张疑惧。

李振洋不和他搭话,晾他在一旁,他尴尬地落座,刚上车时的那种仿佛被宿命驱使的勇气在时间的无言流逝里渐渐漏了底。

他无措地四顾,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比起上次,他总觉得车厢显得空旷了些,有些座位空掉了。


上次忘记拿走的东西没给你添麻烦吧?

这段时间你过得怎么样?

想这样问他的。

还有不知道会不会失礼的,我知道了你以前的一些事,那场车祸是不是另有隐情?

不不不,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最想说的其实是,我…...

【洋灵】夜车02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01


十年前旧报纸上头版头条的新闻是这样写的,本地地产巨头李氏集团长子李振洋在出席分公司大楼落成典礼当天遭遇车祸,不幸身亡。

这则新闻当年的影响不小,前后一个月的报纸里都能找到相关的报道。

那场车祸里的蹊跷之处显而易见。车祸发生时间距离落成仪式开始还有两小时,李振洋当时乘坐的是一辆公共汽车,没有同行人员,行车方向与仪式地址南辕北辙。

肇事车辆是一辆大型货车,司机当场死亡,尸检结果显示为酒驾。

事后警方传讯李振洋的私人司机,司机交代李振洋在前一天给他放了假,事故当天没有收到任何指示。私人秘书那里,李振洋这一天的行程里也并没有参加落成仪式之...

洋灵/一度02

*架空 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01


李英超在会议上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是本地的号,他盯着那串号码看了一会儿,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走到落地窗边接了起来。

“喂,你好。”

“我是李振洋。”

“……嗯,学长你好。”

沉默了一会儿,李振洋说,“不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号码?”

李英超回头朝秘书点了点头,下属们停止了讨论陆续致意离开。

会议室的门被带上了。

“嗯?”李振洋在催了。

“怎么知道的?”他转向窗外顺从地问。

李振洋笑了一声,“想知道总有办法。有空吗?一起吃个午饭。”

李英超说,“有空的。”


李振洋打了个车到李英超公司楼下,在咖啡店的露天餐椅...

洋灵/一度01

*架空 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吧

*这个名字有毒 我怀疑又是夭折的命运


12:00p.m.

李振洋把人带回家时没想到方莹会来。

他把李英超压在门上亲,耳边是黏腻的哼声,手在兜里摸出钥匙开锁,对不准,蓦然开了,两人跌跌撞撞进了屋里。

黑暗中一声轻佻的女声,“哟。”

李英超吓了一跳,急急推开他,脸在黑暗里泛着红晕。

李振洋怀里空了,略带不满地瞥了对面一眼,看也不看沙发上的人影,烦躁的走过去拍开了灯,“你来怎么不说一声?”


方莹在乍现的灯光下眯了眯眼睛,往嘴里递烟的动作没停。她穿着昂贵的套裙,头发很长,有几缕海藻一样搭在前胸,嘴唇鲜红。

听到问话她不客气地嗤...

洋灵/止痒

*半现实

*评论 我想要评论 糊文作者也想被宠着

木子洋某一天突然把手机递到灵超面前,“小弟给我下载个游戏。”

语气颐指气使。

灵超接过手机看了他一眼,看出他眼底难得的一点不自在,当即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我记得有人说自己level很高不屑于与民同乐来着。什么游戏?”

“就你最近玩的那个。”

“那个啊……”

 

游戏下好了。

木子洋低头操作也没什么话,灵超给他做了基础的解说就站在旁边看着他。

他想起最近他和另外两个队员频繁在大房子里通宵开黑,不时爆发的感叹词四楼都听得见。第二天他小心翼翼地观察木子洋的神色,平静的没有任何端倪。

在木子洋那里,不过是几个有点吵闹的...

洋灵/云端 下

*伪校霸爱情故事

*对不起中二画风没保持住



10.

接住李英超的那一瞬间,李振洋心里一空。

身上的人轻飘飘的。

他把李英超放到腿上,虚握着他仿佛稍一用力就能捏断的手腕,描眉画眼般看下来,褪去稚气后俊秀而生疏的面容,好似第一次相识,看得他心口发涩。

对上那双润泽着水光的眼睛时,那里像小动物一样带着点怯怯天真的眼神让他心里颤了颤。听见问话,李英超微微撅嘴,“你也没来找我呀。”

他唇下有一块小小的凹陷,每当噘嘴就很明显,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他挣出一只手去摸李振洋的耳朵,“李振洋,你背着我打耳洞。”

李振洋听见他又没大没小的叫,皱了皱眉,想把他的手扒下来,就见他贴近了...

洋灵/云端 上

*伪校霸爱情故事

*小甜饼(大概

*没人看我就……晚点再更


1

长石私立高中位于M市新城区京华路。

京华路上世纪是个草木凋敝的荒芜之地,本世纪初随着资本的注入逐渐焕发生机。

长石私立高中成立后,因为赶超省重点的升学率声名远播,各地家长慕名而来,房地产商闻风而动,学区房商业街一时间炙手可热,繁华程度与遥遥相望的市中心分庭抗礼。

长石私立高中挂名在长石集团旗下。

长石集团大公子李振洋,今年高二。


2.

长石集团的长公子,人人见了都得礼让三分。

虽然不怎么见得着。

李振洋其人,家教良好,待人接物温和有礼,只是个性懒散,上学期间时常迟到早退,从不参加集体...

洋灵/骤雨

*半现实

*又名《半夜醒来发现身边躺了个人》


天气潮热,一场暴雨在即。灵超半夜醒来,浑身是黏腻的汗水。他恍惚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身在何处。没有狭窄客厅里近在咫尺的另一个人的呼吸,房间里很安静,床前有一点暗蓝色的月光。赤脚下床拉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混杂着雨水因子的风呼呼的灌进来。夜空云层低垂,他走出去撑着阳台往上看了看,没有灯光,窗户大开着。


他在风里站了一会儿,整个人吹的潮乎乎冷冰冰的才回屋。

“我不去给他关窗户的话,他明天又要感冒了。”他对自己说。

楼道里开着小夜灯,灵超上了楼在木子洋房门前象征性的轻轻叩了两下就进去了。房间里也有落地灯亮着,侧身合上门的时候来了一股...

洋灵/傲慢与偏见

*架空 两个画画的

click here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