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类似爱情

他真好啊。我好喜欢他。最近李英超心里频繁响起这两句话。

立春以后廊坊回暖缓慢,二月中旬寒气依旧很重。录制现场的凳子很凉,坐上去的时候李英超小小的嘶了一声打了个激灵。旁边的李振洋抓了一把他的手,“冷吗。”“有点。”都穿着单薄的制服,李振洋的手也并不比他暖和,他握了一会就放开了。其他的练习生陆续来齐了,同一公司的都坐在一起,发表很快开始。李英超左边是岳明辉右边是李振洋,肩膀挨着肩膀手臂靠着手臂,被两个熟悉的人夹在中间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虽然小于哥提前给他们透过消息,但他还是有点紧张。人气这种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并没有多少实感,那些漂亮的数据背后汹涌的爱意与热情他还没有太多机会感受,同时也暂时幸免于外界嘈杂的声音,享受纯粹的悲喜。他本能地对无法把控的东西产生疑虑,下意识地双手蹭了蹭手背,李振洋以为他还是冷,快速地搓了搓自己的手然后打开示意他把手放上来。其实被忐忑和焦虑笼罩着,已经感觉不到冷了,但李英超还是没有迟疑地把手伸到他的两手之间,手心贴着他刚刚起热的掌心,手背被同样的温度覆盖着。李振洋看着台上,而他悄悄看着那双搁在李振洋膝上的手,一股暖流涌向四肢百骸,心里顿时只剩一个想法,他真好啊,我一定要和他一起走下去。李振洋的拇指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他的无名指指节,他抑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李振洋侧头跟王子异说话的时候李英超才注意到他洋哥身边坐的是什么人。等了一会儿,李振洋还没转过来,他盯着李振洋专注的后脑勺愤愤的想什么事讲这么久。就当他准备厚着脸皮凑过去听的时候李振洋转回来了,于是立马坐好很乖的朝他笑。洋哥染回了黑发,五官的轮廓更深了,不笑的时候显得有些凌厉。发表开始以来眉头总是微微皱着的,不跟身边的人讲话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此刻重又带上了一点笑意。李英超立马加大了笑容回应他,托着他的手一下一下的拍自己的膝盖,想靠这些触碰传递给他一点力量。

在李振洋本人都未曾自苦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觉出一点苦味来。何至于如此呢。他才华横溢从来云淡风轻,骨子里骄傲又温柔的哥哥。中途易辙,年少成名的傲气还未散尽就要接受无数陌生人的审判,忍受被人摆布的忧惧。李英超心疼他,却忘了自己相差无几的境遇。

他想起入住节目组宿舍那会儿,李振洋染上了流感,病情来势汹汹,身上没有力气止不住的咳嗽。李英超每天盯着他吃药,四五趟往热水房跑,下课就跑回宿舍,晚上也不四处串门了。但是李振洋不让他们靠近他,大部分时间里都尽量带着口罩。有一天晚上李英超躺在床上等着下铺的岳明辉和卜凡呼吸平稳后,悄悄爬到了李振洋的床上。李振洋呼吸不畅正艰难地准备入睡,听到动静勉强睁开酸重的眼皮,李英超一边小声叫洋哥我过来啦一边挤到他身边想要躺下来。李振洋不动,在他手臂上轻轻拍了一下,“回去。”李英超边往他身边蹭边用气声说,“我就躺一会儿,不会传染的。”李振洋还是不动,拿脚轻轻踢了踢他的小腿,“听话。”李英超也不答话,继续在墙和李振洋之间想要蹭出能躺下的空隙。李振洋感觉再这么继续下去不是床榻就是出事,无可奈何地往旁边挪了挪让李英超跟他面对面躺着。他把头转向天花板,避免气息相交,半睁着发酸的眼睛低着嗓音说,“躺一会儿就回去,哥哥生病呢,听话。”李英超小心翼翼地往下挪了挪,搂着李振洋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口,闷闷地嗯了一声,连带着他的胸腔都在震动,李振洋搭在他背上的手轻轻拍了他一下。李英超无声地笑了起来,他抬头亲了一下李振洋近在咫尺的下巴,在黑暗里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说,“洋哥我好喜欢你啊。”李振洋一怔继而小声咳嗽起来,李英超忙轻轻拍他的背给他顺气,不敢再乱说话。在李振洋怀里相对无言地待了一会就被催着回去睡了。

念到第24名的时候,终于从PD口中听到了自己家公司的名字。从这里一直到结束,脑子里都很混沌,唯有一个念头特别清晰,我们都留下来了。

是一场漫长的煎熬,每一个名次的公布都在人身上划上缓慢的一刀,最后迎来削皮挫骨后新的轮回。幸运的是,他和他喜欢的人都在这条螺旋上升的路上走着,共赴下一个轮回。


评论 ( 1 )
热度 ( 1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