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一度02

*架空 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01

 

李英超在会议上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是本地的号,他盯着那串号码看了一会儿,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走到落地窗边接了起来。

“喂,你好。”

“我是李振洋。”

“……嗯,学长你好。”

沉默了一会儿,李振洋说,“不问我为什么知道你号码?”

李英超回头朝秘书点了点头,下属们停止了讨论陆续致意离开。

会议室的门被带上了。

“嗯?”李振洋在催了。

“怎么知道的?”他转向窗外顺从地问。

李振洋笑了一声,“想知道总有办法。有空吗?一起吃个午饭。”

李英超说,“有空的。”


李振洋打了个车到李英超公司楼下,在咖啡店的露天餐椅上等他。

他点的咖啡还没上来就看见李英超从玻璃感应门出来了,穿着贴身剪裁的西装,腰线收得很窄。

被李振洋的目光注视着,他小跑了两步,到了面前歉声说,“不好意思久等了,临时来了个客户。”

“没关系,我刚到,坐吧。”


咖啡上来了,和一杯橙汁一起。

李振洋朝李英超抬了抬下巴,那杯橙汁就被放到了李英超面前。

李英超刚想说什么,就听李振洋轻描淡写地解释,“你不是不喝咖啡吗。”

他看着他没说话,手扶着长颈玻璃杯滑下去,冰冰凉凉的。

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他差一点就问出了口。


李振洋接着问了他些什么,他都回答的漫不经心,心里想着大学时下的那场暴雨,眼前又是当初困住他的厚重雨幕。


“你经常去京华路那儿?”李振洋问。

他指的是昨晚两人偶遇的酒吧街。

“是啊,我是那儿的常客,几家酒吧的老板都认识我。”他笑着看他,桌下的手指微微蜷缩起来。

李振洋面无波澜地点点头,拇指摩挲着杯沿,“偶尔放松放松也好。”

那你呢,你是去放松的吗。李英超很想问他。


李振洋走在他右前侧,穿的很休闲,不像是工作日上班的打扮。

李英超忍不住又揣测起他和昨天那女人的关系。有一个答案冒了出来,但是他不敢相信。

李英超跟着他走,也不问他去哪儿。他已经让秘书订好了备选餐厅,这会儿心无旁骛地看着李振洋的背影,整个人都懒散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被他背过搂过,那双宽肩。

连亲吻都迟来了六年。只是其中有几分情意几分冲动,两个人都无法确认。


李振洋停下了,李英超顿住脚步抬头去看,一家中规中矩的餐馆。

李振洋跟老板很熟稔的样子,打了招呼,径直走到靠里的包间。

李英超看着窗外的街道,恍然发现这里离李振洋父母的家很近。

“叔叔阿姨身体还好吗?”落了座,他问。

“他们啊。”李振洋说。

李英超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下文。


李英超发现,不只是咖啡,李振洋还记得很多事情。

他经常应酬,出入的都是酒店酒吧,很少在这种家常菜馆里安安静静吃一顿饭。面前都是他喜欢的菜,李振洋点的,他的点的。还是没有太多话,好在也没有太尴尬。


吃到一半又有菜送上来,一问,说是老板娘给加的。他看着李振洋露出从前常见的那种无奈又温柔的笑容,“她这是怪我没去打招呼,”又对伙计说,“替我谢谢秋姨,有朋友在我待会儿再去看她。”

大概是很亲近的人吧。


“饭菜合胃口吗?”结了账,跟老板娘道了别,李振洋问他。

李英超跟他并肩走着,点点头。

李振洋身上的味道若有若无的往他鼻尖凑,明明没喝酒,他却有些昏头,路也走不好,身体老是往李振洋那边倾,两个人的手时不时碰到一起,又都默不出声的分开。

他气自己失态,还气别的什么,站住了,不肯再走一步。

李振洋走了两步回头疑惑的看他,李英超就干瞪着他。

李振洋笑了,又是温柔又无奈的表情,走到他面前,牵了他的手,

“我牵着你走。”


李振洋的手一伸过来,他就被迷的七荤八素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他问他下午忙不忙,要不要去看个电影。他说不忙,转身就给秘书发了消息让她把日程全部取消。


手早就放开了,他有些失魂落魄地跟在李振洋身边,矜持都不要了,满心满眼只想跟这个人再贴近一些。


可是李振洋不再碰他了,假装看不懂他眼底的期待。


黑暗的影院里,两个人规规矩矩的看电影。看着片子,李英超也慢慢冷了下来。

他都想好了,看完电影就跟他告别,以后都不再见了。他不像以前了,他不能再让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吊着。


电影散场,李英超开口的前一秒,李振洋说,“这里离我住的地方挺近的,去喝杯茶?”说着抬手给他理了理在座子上弄乱的头发。


他知道他逃不过了。

就算又是一场劫数,他也心甘情愿受苦。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2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