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云端 上

*伪校霸爱情故事

*小甜饼(大概

*没人看我就……晚点再更


 

1

长石私立高中位于M市新城区京华路。

京华路上世纪是个草木凋敝的荒芜之地,本世纪初随着资本的注入逐渐焕发生机。

长石私立高中成立后,因为赶超省重点的升学率声名远播,各地家长慕名而来,房地产商闻风而动,学区房商业街一时间炙手可热,繁华程度与遥遥相望的市中心分庭抗礼。

长石私立高中挂名在长石集团旗下。

长石集团大公子李振洋,今年高二。


2.

长石集团的长公子,人人见了都得礼让三分。

虽然不怎么见得着。

李振洋其人,家教良好,待人接物温和有礼,只是个性懒散,上学期间时常迟到早退,从不参加集体活动。

教导主任三天两头跑来班里专点他的卯,找不见人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好不容易逮着人,被一番花言巧语弄得晕头转向之后又迎接新一轮的气急败坏。

学校里的公子哥们因为老大不在群龙无首,想要惹事都没人挑头。

女生们则在猜测李振洋今天会不会来学校的游戏里乐此不疲。


3.

初二来了个转校生。

大课间初中部走廊里人满为患,挤得水泄不通。

从初二三班的窗户往里看,空荡荡的教室里有个穿白衬衫的男生坐在座位上看书,皮肤白皙侧影眉目清秀,也不管外面有多吵嚷,背挺得笔直。

只是耳尖有点发红。


4.

今天李振洋难得准时来了学校。

课间和朋友们往便利店走,看见女生们成群结队的往初中部跑,看见他满面含春的打了招呼又跑开了。

“老大,初二来了个新生你知道吗?啧啧,这阵势快赶上你了。”

李振洋往女生们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转回头伸了伸懒腰,“不太清楚。”


5.

转学生叫李英超,刚从国外回来。

刚转学那天就靠着老学姐们的口口相传全校闻名。

老师们不知为什么对他很重视,刚入学不久就批准他加入了督查会。

上至活动审批,下至着装检查,督查会一手包揽。

李英超刚入会,负责基础的风纪检查,他戴着督查会的胸章抱着记录表在操场转了一周后,晨会的到场率提高了不少。

这天晨会,主任在台上训话,纪检员李英超在各个班之间穿梭,最后在所有人余光的注目礼下,停到了李振洋面前。

有女生小声惊叫着捂胸口。


“同学,你的领结呢。”


6.

李振洋的朋友们觉得李振洋最近有点奇怪。

一向懒散的大少爷现在几乎是满勤,没事也不上天台了,就在教室里呆着,老师们都有点受宠若惊。

脸上也常常神采奕奕带着笑意,一副搜寻猎物的表情。实在不正常。

晨会时间朋友们一溜靠在走廊上插科打诨,广播里放着音乐,主任在操场透过麦克风吼还留在班里的学生要给班级扣分。

李振洋站直了。大家齐刷刷转头看着他。

接着就看见李振洋开始解领带了。

李振洋把领带扔给旁边的人。

李振洋插兜往操场走去。

大家一头雾水。

“你去哪儿啊老大?”

“操场。呆着吧,别跟来。”

就真的很不正常。


7.

李英超拿着记录本站在李振洋面前,表情冷淡又严肃,手里的笔点了点他的领口,

“同学,你的领结呢。”

旁边聊天的人都停了,所有人都在注意这边的动向。听见这句不客气的问话,大家都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

李振洋虽然平日不显山露水,愿意跟老师同学开开玩笑,但的确是这所学校隐形的校霸,积威甚重。

初来乍到的小学弟真是运气不好,满操场的人这个刘海遮了眼睛那个偷提裙子的,管谁不好偏偏管到了李振洋头上,别说不系领结了,他要是乐意穿睡衣来也没人敢真拿他怎么样。


李振洋却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笑笑的看着他,瞎话张口就来,“刚刚遇见一个女生,领结借给她擦眼泪了。看在我这么乐于助人的份上,学弟可不可以不要扣我们班的分?”


周围一圈人都一脸难以置信的揉了揉耳朵。


李英超看了他一眼低头在记录本上写写划划,“那麻烦学长放学后来督查会接受相应惩罚。”

“什么惩罚?”

李英超捏着笔晃了晃,抬头冲他露出一个明晃晃的笑容,“那就要看学长表现了。”


8.

长石高中百度贴吧>>灌水区>>八卦

我校初高中部两大校草于今日正式会面

可喜可贺

附图.jpg


1L

我大小男神都猴帅!

2L

居然在晨会上见到了振洋哥!我哥哥笑得好温柔啊我有点头晕


……


9L

有没有人觉得学弟今天最后的那个笑有点挑衅的意思……


……


20L匿名

2楼从哪里看出来的温柔,明明笑里藏刀,实名同意9楼,感觉有场架要打

21L

都等等!他们俩都姓李,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22L

你们别搞事啊!

……


9.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傍晚的风把室内的窗帘鼓起来,李英超站在窗边看夕阳的金光洒满梧桐校道,三五成群的学生背着书包推着单车朝校门口走去。

有人敲门。

“请进。”

是李振洋。

他进来后转身合上门,站在门边也不走近,手插在兜里笑着看着他。

领口依旧敞着,看着洒脱又倜傥。

“我来了,学弟想好怎么惩罚我了吗?”


他的面孔熟悉又英俊。

李英超看了他好久,脸上缓慢的绽出一个笑容,小声念了一句李振洋,然后冲过去跳到他身上抱住了他。


李振洋站在原地稳稳的接住他,笑道,“怎么,我刚来学弟就要投怀送抱吗?”

李英超圈着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颈侧咬牙切齿的说,“李振洋,你有完没完?!”


李振洋大笑出声,抱着他走到沙发上坐下,让李英超坐在他腿上。

他捏着李英超的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他好一会儿,抬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轻声数落,“出国两年,哥哥也不会叫了。这么久不来找哥哥,不想哥哥吗?”



tbc.


评论 ( 47 )
热度 ( 6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