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夜车08-09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08

李英超站在自助取款机前,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正在处理,耳边是机器刺啦刺啦点钞的声音。取款口打开,露出一小沓钞票,他拿出来,顺手返回看了看余额。那串单薄的数字让他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退卡推门而去。

 

今天夜晚不知为什么特别黑。他把手揣在大衣口袋里,慢慢在没什么人的街道行走,夜里的冷风吹着,心跳像敲锣般聒噪。

购物广场的天幕上还在无声地播放宣传片,屏幕的荧光淡淡的照亮了广场前的一片空地。他经过时停了下来仰头去看,画面里是奢华的欧式建筑,花园草地,寸土寸金的学区,是个房地产广告。结束的时候打上了地产和建筑公司的名字。他一动不动看完了一整支,广告重新循环的时候走开了。

他身体都是热的,手却发着抖,像要捏碎揉化一样握着口袋里那颗温热珠子。他再次抬头,夜空被云层严严实实的遮住,看不见月亮,夜色深不见底。

他站在一块站牌下开始等。

低着头的姿态像是一个寻常的等人来接的人,等着温暖的车厢,等着回家的灯光。

盯着脚尖不知道多久,有车来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但他感觉到了。

不知道在想什么,夜航海上终于出现一点渔火,他的头竟然沉重的抬不起来。

要错过了。

那辆车从他面前无声地驶过。暗蓝色的玻璃窗,有他的视线吗。

要错过了!他猛地抬脚去追,这时离车已经有一段距离,他大步去追,手从口袋里掏出来,珠子握在手里。

笨重又普通,十年前随处可见的公交车,载着他数个月来的痴心妄想,在他前方数米以一种无法抗衡的加速度远离他甩开他。

冷空气大量吸入,肺里火辣辣的。他骂自己那一刻的犹豫,心里惶惶然觉得这次追不上就是真的追不上了。距离越来越远,双腿像螺丝松掉了一半的机械,麻木而危险地前跃。

马路上只回响着他的足音。

意识像在空白寂静的雪地上的涂鸦一般清晰,他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动画,里面的主角因为变成恶魔而有非凡的奔跑能力。

能变成恶魔就好了!

想要抱他想要吻他的那个人正在离去。他着急的快要发狂。双腿渐渐不听使唤,速度减下来,瘫软在地,路灯寂寂地照在前方,耳边只有模糊一切的喘息,液体砸在手背上的触觉迟缓的传到大脑。

 

“叽,叽,叽。”

一边人行道的小树丛里传来球虫的鸣叫。

 

他再抬头时,本以为已经远去的车子,停在他上一次抬眼看它的地方。

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做了一场原地奔跑不休的梦,那辆车一直在那里等他。

 

他站起来,脚步发软头也不回地往回走,走了几步拿手背狠狠擦了擦眼睛,又转回来朝车子的方向走去。

 

有人在等他。

 


09

 “现在是什么季节了?”

“已经是秋天了。”

 

上车后他往李振洋身边走,途中脚软险些跪下,眼睛一直没离开李振洋。

还是记忆里的样子。穿着黑西装,神色淡淡的。眼神里却有些裂痕,渗出来的情绪李英超不太懂。

 

他不问他为什么又来,为什么不招手,又为什么追上来。

他也就不问他为什么停下来。

 

“秋天了吗,上次见你好像是夏天,你穿白色的T恤。”

“你还记得。”

“嗯。增添新回忆的机会不常有,我很珍惜的。”他朝他眨眨眼。

 

“我家,”他开口,吞了吞口水,“有点小,空间有限,位置向阳,有个阳台,里面有花。房子是我自己的,只有我一个人,勉强可以供人落脚,我不太会做饭,手头也不宽裕,但是自由和阳光都不限量。”

他看着李振洋,眼神真挚又期待,“你愿意来吗。”

李振洋静静地看着他,好像并不觉得他的话有多么石破天惊,真的在静静考虑一般。

 

他是被时间封成的一块琥珀,保留着完整的曾经的鲜活。西装像十年前那天出门时一样一尘不染,连香水味都还没来及走到后调,皮肤健康光洁,身材挺拔修长,肌肉也依然饱满。乍一看去,确确实实就是个英气勃发的青年人。可是他自己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已经被风干成一具行尸走肉,心脏满是褶皱,走出这节车厢,下一秒就能风化。

无力感是会侵蚀人的。可他从一开始就被剥夺了反抗的权利。

他不想要什么答案了。生者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那就让亡者安息吧。

而最近最令他欣喜的,是感觉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好像变得微弱了。他隐隐猜到了事情的原因。

现在有一个真正鲜活的人死命拽住他,对他发出重回人世的邀请,邀请他和他一起生活。

这好像有点疯狂。

 

他好像怕刺激到对方,轻声说,“我很想去你家里拜访,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难度好像有点大。”

李英超笑了,眉目都舒展开,一下子拨云见日,他凑过去贴着他的脸,李振洋没躲,他就轻轻吻了他一下,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有办法。”

他摊开手心,手里停着一颗白色的珠子,在昏暗的车厢里周身流转着光芒。

“我找师傅买,不是不是,请来的,师傅说,这颗珠子可以帮助破障,再以生人为媒介,就能带你出去!

“那个师傅很有名的,我小时候遇见过不好的事也是找他才破解的,这么多年我都快不记得了,好不容易想起来找了好久才找到他。

“你不是很想出去吗,还说过要找艳遇什么的,只要能带你出去,就算你不住在我家也没关系的。”

李振洋伸手过去覆住他摊开的手掌,拉下来放在膝头握着,黑眼睛温柔地注视着他,“我相信。我跟你走。”

李英超安静下来,眼睛里这才显出张皇来,被握着的手颤颤的。

“真的吗,可是我怕……”

李振洋笑了,这回轮到他说服他,他安抚似的伸手捏了捏李英超的后颈,像顺毛一只受惊的小动物。

“不会有事的,”他松开手低头看了眼那颗珠子,“我能感觉到它的力量。”



TBC.

这篇文章被我写脱节了嘎嘎(发出尴尬的笑声)

彻底写完再改


评论 ( 11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