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夜车07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ooc非常抱歉


傍晚的城市像座迷宫。

李英超仰头看路边的高楼,许许多多的小窗口里盈着琉璃一样的灯光。夜风吹着他的头发,清清爽爽地露出面颊。像用纱绢蒙着眼睛在行走,透过的景色隐隐约约。暗沉的夜色让路显得没有尽头,随时有人迷失。

这座城市有很多梧桐树。枝干粗壮,叶子又多又密,夏天下雨的时候挡住雨水,走在底下都不用打伞,入秋以后慢慢变得稀疏。

他刚刚从打工的便利店出来。上次莽撞地亲吻了那辆公交车上的男人后他就换了个兼职,彻底避开了那辆车的路线。

他一遍一遍对自己说,那是橱窗里的东西,比作一把伞也好一把枪也罢,巴巴地扒在窗口看过几次,也不知死活地问过价格,确定了不属于自己,再恋恋不舍也该继续走自己的路了。

他真正的愿望究竟是什么,这样的疑问也只好算作无解。想必不是什么轻易能实现的愿望,也许是想看着凶手被制裁,或者善良点,希望看见自己的父亲长命百岁集团万古长青之类,让人头疼的愿望也说不定。

他勉强立世实在力量微薄,哪一样都无法帮他实现,只能凑合凑合燃烧自己温暖一下近在手边的李振洋本人,也被拒绝。

吻他时嘴唇上的触感已经渐渐忘却了,身上却有什么东西被那个吻一并带走,后来时时觉得怅然若失。

 

他冷漠淡薄,除工作迎来送往职业热情外面上总无甚表情,却总觉得自己的心在哀哀地哭泣。身体里灌满了蓝色的液体,拖得他身体沉重又迟缓。他没有什么能给出去的东西,总想着如果有一天遇到爱的人,情到最浓时,要怎样证明我的真心呢。在这俱躯壳上用力刺上一刀,捧出蓝色的液体,对他说,给你看我的心。所有人都会被吓到,然后永远的跑掉。

可是,他亲吻李振洋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瞬间被制造出来,又瞬间被从他体内带走。即使只有一瞬间,他也能感觉到,那是闪闪发亮轻飘飘甜丝丝的东西。原来他身体里还有这样的东西,他自己也觉得惊奇。

那他有接收到吗。他时常忐忑地想。

 

那个曾在一瞬间属于他的闪闪发亮轻飘飘甜丝丝的东西。他不断不断地回忆。

后知后觉陷入爱情。

人们都是这样莫名其妙地相爱的吗。

爱上一个人,心口像成长期的膝盖一样在夜里疼痛。因为无法相见,天花板都要被泪水灭顶。

他以为自己是苦味的,从前身边的那些女孩,他连给一个吻都吝啬。母性泛滥的青春期的女孩子们,爱他还带着稚气的英俊面孔,更爱惨了他的孤傲冷清。想用香香软软的怀抱软化他的防备,用甜蜜的亲吻撬开他的嘴巴也撬开他的心。

他是个很好的防守员,只要他一句“不愿意”,敌人就溃不成军。

 

橱窗里的东西。潜意识就承认了不会属于自己。

可是如果我走进店里,以购买者的身份试一试那把枪,说不定会发现他就是我的,就像我一直在看他一样,他也在等着我。

 


TBC.

快了 马上下车回小破屋谈情说爱


评论 ( 12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