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夜车06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我的人生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正常的呢。

李英超的出现对他是个不小的触动。是在沙漠里长时间跋涉后遇见的一株绿植,柔弱稚嫩又鲜活的样子折射着阳光投射在视网膜上,海市蜃楼一般,令人回想起水草丰茂的故乡。

他曾经也是这样一位少年。不同于李英超的落落寡合,身边总是呼朋引伴人来人往。精英教育让他游刃有余地与各种人周旋,能在谈判桌上语出机锋扭转局面,能豪气干云与下属大谈共同未来,能对刚进门的年轻继母和颜悦色,甚至能在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成长过程里扮演一个无可指摘的好哥哥。他自己真正的情绪,像嵌着钻石的黑色天鹅绒,人们被钻石夺去目光,往往忘了探究绒布背后有什么。

父亲是把他当作继承人来培养的,在他身上倾注了不少心血。在李家强大背景的护航下,他锋芒毕现,一路顺风顺水地走了下来。在所有人看来,他会成为李氏集团的继承人是无可置疑的事。没有反抗和违逆,也不是自我牺牲,是自然的传承。虽然样子和性格像母亲,但继承了父亲的优秀头脑,他渴望着接过父亲的盔甲继承他的志向接替他战斗下去的那一天。

十年前那个剪彩仪式的早晨,他在家和父亲一同用过了早餐,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父亲拿着报纸从眼镜后看着他,眼神在刹那间显出普通老人的迟钝单纯,他坐在对面,看着父亲不设防地露出老态,拿起餐巾一角擦擦嘴,不露声色。这在他刚步入老年时是很少会有的,那段时间他比平时更注重自己的仪态,并且显露出让人敬重万分的成果。这会他看着李振洋,慢慢绽出一个笑容,那笑中颇有得色,几乎是个老顽童式的笑了。

“振洋长大了,可以帮老爸干活了,老爸可以安心退休喽。”

李振洋听着,也笑了,“我早就长大了。帮你干活我倒是没意见,退休把公司都丢给我这种事我可没答应。”

老爸笑骂了一句“臭小子别太得意”,抖抖报纸,不再理他。

他出门前最后朝餐厅看了一眼,看见那个穿着毛背心微驼的背影,想着仪式结束也许能回公司一起吃午饭。

一个小时后,他抱着一束小白菊坐在去墓园方向的公交车上,遇上了事故。

最后一刻,他想的是,啊,好像没办法一起吃午饭了。

没有什么不正常,从一出生仿佛就比别人顺利,他要走的路和别人希望他走的幸运的相同,虽然年幼丧母也有继母带着陌生的弟弟过门,但他的地位从来没有被撼动过,父亲的宠爱贯穿着他的人生轨迹,人生中的磨难都因此减到了最低,从来都高出一头来在众生中行走。

被眷顾的人。

可那场事故明明就是人为。他非常确信。

所以,我的人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正常的呢。

他曾经不知道,被眷顾这件事本身,对某些人来说就是一种伤害。



TBC.

看了一点《比海更深》 也忍不住问自己 我的人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正常的啊 沮丧

假期快乐 看到这里的你 祝快乐


评论 ( 14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