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夜车05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01 02 03 04



他总是容易对温柔而严厉的人产生依恋。有着冷冰冰的原则和有条不紊的生活节奏,对生活拥有非凡的掌控力,他倾向于这样的人身上的温柔,并且无法控制的痴迷。


他的生活最开始像没被支好的帐篷,或者盘古下斧前的天地,没有喘息的空间,所有的一切都坍塌在他身上。

后来某一天,他在街边的小摊前抱怨棉花糖迟迟没有做好,有人对他说,“美好的东西都是值得等待的。”

霎时间,他感觉帐篷布被支起了一角,那一角被光照得透亮。心和身体都变的轻松了一点。

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原来可以这样活着。
生活里一些细小的不快乐可以被避免,而人生的至暗时刻,有时候就是靠一句话渡过的。

后来他学着自己把自己的帐篷一点一点支起来。
而他获得的最重要的一个支点,是“要勇敢”。


我在等别的什么人,你在这里有点碍事,可不可以请你离开?
他身上某处的开关被拨动了。

他垂着头静静地坐着,被当做定理定律使用的那些话滋长出的偏执现在烧在他的眼睛里。

要勇敢。机会就像河里的鱼,只要有一瞬间的犹豫,就会狡猾地从手指间逃走。
温柔严厉的人。这样的人最适合没有家人的我,抓住他我就能幸福。

管他是什么东西,鬼怪邪神什么都好,说到底,人类也不怎么正常,披着人皮的魑魅魍魉而已。


李振洋不知道他心里蔓生的疯狂,半天没听到回应,自知前言伤人,他带着点歉意看了看眼前的男孩子。很高,但不像同龄人抽长得如同拔苗助长的韭菜,像风,像雨林。有别样的妥帖和静谧。


情绪潮起时如同含泪的眼睛。
他叹了口气,开口想要安慰。


“如果我说,我不走呢。”
李英超抬起头,看着他,眼睛浸在阴影里,闪着忽明忽暗的光。说这话时,没有之前一贯的羞赧,平静得没有语气。
不是试探。


一时间判若两人,李振洋皱起了眉。


两人对视良久,李英超率先惊醒。
他的脸瞬间涨红了,垂下头片刻,又急切的朝李振洋凑过去,手覆上他的手背说,“对……对不起……刚才……我只是……只是……”


话音突然断掉了。就像演奏时乐谱突然被风吹跑,无以为继。
他闻到了李振洋身上的味道。
柑橘和草木。


他知道自己再次失态了,李振洋投过来奇怪的目光。
不过那都没有关系了。
他想起报纸上四分之一版面刊登的李振洋葬礼的女宾名单,人为隐藏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他靠近他,闻到了更加醇厚的混着体香的味道。
理智被淹没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我只要一个吻就好。


一个青涩的单方面的吻。
甚至称不上一个真正的吻,因为不被回应而显得有些许绝望。他在那张唇上痴迷地碾磨舔舐,手握着他的颈把他带向他。
他嘴里还有晚上刷牙留下的清新的薄荷气息。李振洋嘴里什么也没有,像干净的冷空气。


纯情得李振洋回过神后都不忍心推开。
眼前的男孩垂下的眼睫毛像蝴蝶翅膀在皮肤上投下阴影。

自己身上有什么使人失去理智的东西吗。他想。

理智回笼以后不知道他要怎么面对。

这个吻却兀自清醒。
亲吻过各式各样的嘴唇,李振洋从不认为吻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可是这个吻却分明在说,

对不起,还有,再见。


TBC.
那个 这个设定下小李有点病病 不能接受的就此打住

评论 ( 6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