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夜车01

*架空 和一只鬼谈恋爱

李英超拎着大袋的食物走上街道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打工的餐厅老板娘今天外出拜托他帮忙看店,傍晚过后没什么客人,厨房的大师傅先他一步离开,走之前把剩余的食材给了他。他把店里仔细打扫了一遍,窗户和门都落了锁,这才准备回家。

他很少这个时间点在外游逛,白日里熟悉的环境此刻有些陌生。这条街位于市区边缘,夜晚行人寥寥,路灯暗淡。此刻街边只有少数几家店还开着,窗口的白炽灯寂寂地缀在夜色里。

公交应该是没有了,路过车亭的时候他还是停下来等了等,万一有晚交班的师傅呢,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入春了,温暖的夜风吹在身上,仿佛喝了酒一般有些微醺。马路上不时有几辆出租驶过,车灯一闪而逝。

手里的食材有些重,他换了两次手,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看见一辆公交慢悠悠地出现在拐角。他仔细辨认一下车头的号码,然后招了招手。

车缓缓在他面前停下,中部的门吱呀一声弹开。是那种人工售票的老式车,车身很长,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李英超上了车,朝驾驶座说了一句谢谢师傅。就听见司机含糊地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门应声关上。

李英超准备找个位置坐下,转过头悚然一惊,黑暗里,有许多双眼睛正一错不错的盯着他。

上车前车厢里没开灯,李英超以为是辆空车,现在借着窗外的月色和偶尔掠过的车灯,这才看清这车厢里竟满满当当地坐了一车人,坐在座位上面色怪异朝他看,一片诡异的沉默。

饶是他胆子再大,这会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掏了掏口袋发出懊恼的声音,继而用一副急切的口气对司机说,“师傅我东西掉路上了想回去找找,麻烦您开一下门。”

不出意料没有人回应。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紧闭的车门窗。

行驶的车厢里,他没有倚靠地站着却没有一丝不稳。注意到这一点,心里一凉,许多都市传说争先恐后的窜上脑海,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他僵立在那里,看着前方的虚空不去与那些目光对接,余光战栗地打量着周围的动静,寂静里心跳如鼓锤。

手心里的汗打湿了塑料袋,几乎要从他手里滑落。

接连路过的几个车站都空无一人,车子一路畅通无阻的在马路上行驶着。

“小弟弟,过来坐。” 一个声音打破了两厢僵持。

上车以来第一次听到“人类”的语言,他心里忽地有些松动,手紧了紧塑料袋的提绳。

他转过有些僵硬的脖子朝声音的主人看去,是个坐在车厢末尾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坐在阴影里,离的有些远,他方才并没有注意到。

就在他纠结要不要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些逼视着他的视线突然不见了。刚才那个慵懒的声音仿佛具有某种威严,那些人都不再看他,低下头去。

他试着往那边走了几步,一边注意着过道旁边的人的异动。

短短几步,他走过的最漫长的路莫过于此,男人一直注视着他,他莫名有些安心。

终于到了近前,男人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对他说,“坐吧。”

李英超没敢直视他,垂眼低声说了句谢谢,抱着袋子坐下了。

摸了一把额角的汗,他冷静了一下,强迫自己接受了目前的处境,开始暗自寻找出路。

他隐约能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身份的不同,对于这一车的“非人”,他应该是其中的头头之类的角色。他们的座位周围都是空着的,男人出声后那些怪异的目光也都消失不见,也许,他可以帮助他。

他悄悄把视线的落点往右手边挪了挪,看到男人随意搭在膝上的左手。斑驳的光影里,那双手骨节分明。穿着西服,露出的一点白衬衣的袖口妥帖的包裹着手腕,看起来像个上班族。那双修长的腿在不算狭窄的空间里委委屈屈地曲起来,有些喜感。

李英超大着胆子把身体往右侧了侧,“先生,请问这辆车要开到哪里呢?”

男人收回看向窗外的视线,转过脸来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李英超呼吸一窒。

“这个都不知道,就敢上车吗?

“开到地狱。”

虽然做了一定的心理建设,听闻此言还是如遭雷击,只觉眼前一黑。活了十八年,从来没想过这么匪夷所思的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且是灭顶之灾。

男人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下他的反应,随后哈哈大笑,李英超呆呆的看着他。

“不逗你了,下个路口会停一次车,你在哪儿下去吧。”

“啊?真的吗?”李英超下意识一把抓住男人放在膝头的手,意识到对方戏谑的目光又触电似放开。

他的心骤地提起来,随便摸这里的“东西”会不会回不去啊。

男人倒没说什么,好整以暇地理了理西装下摆,“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没。”

“以后夜里不要一个人出门,你的体质有点特殊。”

“会有事吗?”

“遇见的是我,不会。下次遇见别的什么,就不敢保证了。”

“哦……谢谢。”

“小事。”

李英超慢慢放松下来,虽然说话间隙还是能感觉到前排窥探的视线,但一番交谈下来身边的人让他安心不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句话在嘴边转了几百遍,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男人轻描淡写地说,“暂时被困在这里了而已,他们都没有攻击性,你不用害怕。”

“嗯。那你……”

“我?”

“需要我帮忙吗?”李英超脱口而出。

男人有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那些志怪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吧,封闭空间需要一个“境”外之人才能破解。男人看起来和他一样,只是被困在这里的普通人而已,如果他能帮他,那他也可以。

刚才害怕得要命,现在倒想着给他出谋划策了。这小孩有点意思,李振洋轻笑了一声。

“你真的想帮我?”

“真的!”

“那就请你现在下车,回家吧。”

“啊?”

李英超这才注意到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了,他辨认了一下,是离他住的小区不远的一个路口。

他没有起身,身体朝向李振洋,固执地追问,“真的不需要吗?你帮了我,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

李振洋虚抚了抚他的头发,“谢谢你,真的不需要,乖,快回家吧,家里人该着急了。”

他走过过道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小心避了避,方才看起来恐怖又诡异,此刻却显得有些笨拙。有几个人小心的看他一眼又很快转开视线。

回了几次头,李振洋冲他笑了笑做了个快点下车的手势。

他最后看了一眼窗边他半浸在阴影里的脸,下了车。

公交车悄无声息地驶走了。一瞬消失在转角,就跟最初来的时候一样。

脚踩在实地上的那一刻,他的心才真正放回了原处。温暖的夜风重新将他包围起来,他只觉得像做了一场梦,开头很惊悚,结局却有一点让人意犹未尽。

路上没什么人,他又望了望车子离开的方向,朝家里走去。

对街有个醉鬼揉了揉眼睛,“见鬼了,刚才那人怎么来的?”

那天到家之后才发现手里的食材忘在车上了。不知道会不会给他添麻烦。一个月以来时不时想起那天晚上的经历,越回忆越觉得不真实,只是那天看到的那男人的一截手腕在他脑海里分毫毕现,提醒他并不是幻觉。

他谁也没有讲,说出来也只是付诸笑谈。明明是无比怪异的场景,男人温柔的嗓音,戏谑的笑容,还有叮嘱,回忆起来却有些悸动。甚至,甚至会有再见一面的期待。



02



评论 ( 27 )
热度 ( 2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