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痴心 下

*架空 学长x学弟

    

李英超扑过来亲他嘴角的时候,李振洋只愣了一瞬,很快伸手搂住他的腰没有迟疑地吻了回去。一时情势转换,两人唇齿交缠,李英超被他亲得浑身发抖,身体不住后仰,双手抵在李振洋胸前抓着他的衣领发出轻声呜咽。

李振洋追着他的嘴唇把他抵在身后的课桌上。他吻的很用力,李英超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心跳如鼓锤,伴随着窒息感的喜悦一阵一阵袭上大脑,他笨拙的伸手搂住了李振洋的脖子,迎着他的唇舌主动加深这个吻。他这一搂,于李振洋是莫大的刺激,他把李英超抱起来放在桌子上,抵着他的额头,李英超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小声喊了一句,洋哥。李振洋垂着眼看着他鲜红的嘴唇沉沉嗯了一声,扣住了李英超的帽子托着他的后脑勺,又吻了上去。

 

窗外是纷飞的初雪,楼下隐隐传来喧闹声,隐藏着危险的空间里,男孩得到了比他吃过的所有糖果都要甜蜜的,来自喜欢的人的亲吻。一瞬间纷繁的意识在脑海里飞速闪过,图书馆窗边插花的清晨,那个书里卑微地暗恋着作家的女人,委屈的回忆,放学后短暂的陪伴……幸好,他在河流边停了下来,他此刻眼里闪动的是和我相同的感情。

 

直到预备铃响把两人惊醒。

这个大课间好像有一生那么漫长,他们道别,表露心迹,接吻,相拥。

好像即刻死去都没有遗憾了。

李英超把脸枕在李振洋的肩头,很听话的被他抱着,听到铃响,小声说了一句,“你该去上课了。”说完却把李振洋搂的更紧了些。

李振洋抱着他低低地笑,“知道了。”

 

送走李英超后他走回教室,楼道的窗户没关,老北风吹得他一个激灵。发热的脑子一下冷却下来,大梦初醒,这才觉得后怕。

 

一切都是他的下意识,他并不否认自己的心意。只是太草率了,李英超年纪小不懂得避忌,可他应该克制自己,万一有人看见,会害了李英超的,他还那么小。

那么小。李振洋顿住脚步捂住脸,畜生啊,亏你下的去嘴。

在一起的时候李英超表现出来的温和乖巧总让他只记得他是弟弟,选择性忘了两个人实际存在的差距。现在不得不开始考虑,才发现摆在面前的路异常艰难,只靠一时冲动实在是寸步难行。

他心里收藏着那许多个星斗阑干的夜晚,夜空下的笑声,风吹起的小朋友的围巾和他埋在围巾下红彤彤的半张脸,还有看着他的认真又专注的亮亮的眼神,心动无法掩藏。他不是一时冲动,那么,小朋友是吗?

他需要确认一下。

 

高三的寒假十分短暂,李振洋忙着复习,李英超被家人拎着四处拜年,期间只能靠手机维持联系。每天跟李振洋在微信上互道晚安,互相发年夜饭的照片,在李振洋复习的间隙聊聊天,界面看上去轻松又愉快。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没有提及那天的事情。李英超隐隐有些忧虑,但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不会是反悔了吧。

不会的,洋哥不是那样的人。

那他为什么提都不提。

整个寒假他都过得有些心不在焉,反复回忆着那天的蛛丝马迹论证这个命题,不过每次一想到李振洋舔弄他的牙齿的片段就不得不面红耳赤的打住。

算了算了,开学再说开学再说。

 

终于在盼望中开学了。李英超忍着一天没去找李振洋,不想显得太急切,李振洋那边忙着高三动员也抽不开身。下了晚自习,李英超早早地等在车棚。刚开春不久,夜里还是很冷,他背着书包把手揣在兜里在车棚旁的路灯下蹦来蹦去,有认识的人推车路过跟他说再见,他就把手从兜里拿出来摇一摇然后赶紧揣回去。李振洋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小朋友蹦蹦跳跳的身影,只觉得一天下来的疲惫一扫而空,加快了脚步朝他走过去。李英超背对着他往前跳一个转身就撞到了有意走到他后面的李振洋怀里,李振洋顺势抱住他把头搁在他头顶。李英超吓了一跳下意识挣动了一下。

“别动,给我抱一会儿。”

李英超闻言安静下来,任由他抱着。

“想我吗?我想你了。”

李英超在他怀里轻轻嗯了一声。

静静的抱了一会儿,在来人之前李振洋放开了他,一起取了车推着出了校园。

 

好像有很久没这么一起回家了,周围的人群渐渐稀疏,两人推着车都一时无话。

“洋哥我今天在教室听见你发言了。”李英超开了话头。

“是吗,挺傻的吧,我们班的人都说像传销组织洗脑现场。”李振洋笑了笑。

李英超觉得不傻,他借上厕所的名义上课期间跑出来看操场上的誓师大会,远远就看到李振洋站在台上,声音透过音箱传到这边来,听起来又从容又帅气。

其实他现在根本没心思想别的,想知道李振洋现在什么态度,不知道从何开口又不懂试探,只好重又沉默下来。

“小弟。”李振洋看着前方叫了他一声。

李英超侧头看他。

“你是不是担心洋哥亲完就不认账了。”

李英超没做声。寒假的时候是有这种担心的,还很强烈,只是刚才那一抱……他又有点糊涂了。

“其实我也担心小弟只是一时冲动,如果是,我就不能带偏你。我毕竟比你大几岁。”没给李英超反驳的空档,李振洋继续说下去。

“所以我想确认一下你的心意。现在我知道了。

“我以前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么迟钝的人,”李振洋短促的笑了一声,“可是当有些东西变成生活本身,我就误以为他们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

“幸运的是,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还有迹可循。图书馆的白玫瑰和借阅卡,还有每个路口的一声铃响,我现在都知道了。

“是我太迟认出你了。

“我不是那个作家,你也不是书里的女人。

“来我身边吧,弟弟。”

 

李振洋停下来看他,借着街灯的光看见李英超泪流满面。他心里顿时揪紧了,寒假的追寻是有意义的,他没有错过那些被时光掩藏的心意。他伸手给他抹眼泪,轻声哄,“弟弟不哭,洋哥错了。”

听见这一句李英超眼泪流得更凶了,李振洋扔了车把把他按进怀里,摩挲着他的后颈一遍又一遍地安抚,好了好了。

夜里的街道偶尔有飞驰而过的车辆的车灯扫过,行人道一旁的树丛里传来春虫细细的鸣叫,暗蓝的天空星子闪耀,一时间天地静谧而温柔。

李英超终于平静下来,抬头看他,眼神灼灼,脸上尚有泪痕,“洋哥,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要等我长大。”

李振洋在他额头印下深深一吻,

“我等你。”

 

完。

终于可以开新坑写病娇了(。

评论 ( 14 )
热度 ( 4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