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痴心 中

*架空 学长x学弟

 无论是人群中远远的目光追随,还是一步之遥的无头告白,于他,都是同样陌生而遥远的距离。爱的人全情投入,被爱的人浑然不觉。他从他身边走过,就像从一条河流边走过,他看着他,目光却穿过他看见生活的琐碎和虚无。

 

一次饭桌上老爸提起最近学校附近街上晚上发生的几起飞车抢劫案,有学生遭劫。叮嘱李英超晚自习下了尽快回家不要逗留。老妈也在旁边附和,那条街晚上本来就冷清,过了放学的点就没什么人了,还是让林叔接送家里人放心。李英超扒着碗里的饭没说话,妈妈又说林叔老家的母亲过来了有人照顾多多,他就答应了。

 

一个月里,想到那个傍晚忍不住难过的时候,他总是骂自己矫情。他喜欢李振洋,以自己的方式不断了解他,确信对方是一个值得喜欢的温柔的人。

所以深知他不是一个无礼的人,愿意为那天李振洋的冷漠和粗暴开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回忆起那天李振洋的寡言和陈宇的迟疑,更加确信了这一点。他还是担心他。

只是在图书馆邻座度过的那些悠长的午后,静静凝视的时光,单车后小心翼翼的跟随,河堤上经过无数次的窗口,都在胸口叫嚣着,他几乎把自己变成了平行的另一个他了,等了好久,发现他从没有留意他在他身边留下的痕迹,还把一点矫枉过正的小心机用在了错误的时机。

他对自己暂时叫停了。喜欢的心情是不讲道理的,委屈的心情也是。他等着情绪平复,再决定要不要继续,这是一件需要运气的事情。

 

已经是深秋了,天气慢慢变凉,觉也格外好睡。他习惯性地在车上打了个盹,下车后在冷空气中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的想,还是坐车舒服。

早自习下后有个大课间,李英超和朋友们下楼买完水上来,回到座位上刚翻开习题册就听见有人喊,“李英超,有人找。”他应了一声,顺手拉开旁边的窗户想看看是谁,头刚冒出去一点就赶紧缩了回来。他快速找了张纸把嘴里的糖包了,往教室前门跑去。

李振洋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站在门口,就这么一小会儿不断有路过的学弟学妹给他打招呼,他一一点头回应,有的走出去很远还在回头张望。

李英超站到他跟前乖巧的叫了声学长好,手无意识的揪了揪裤缝,微微仰着头看着他问,“学长有什么事吗?”

“李英超?”

“……嗯,我是。”

“老陈让我把这个给你,他说你知道。”李振洋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他。

李英超接了过来,笑着对李振洋说,“嗯,元旦晚会的报名表,部长跟我说过的,谢谢学长。”

上次车棚外仓促过眼没留下太深的印象,李振洋头一次仔细看这个学弟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又柔和又清澈,看着人的时候显得很专注。只是此刻眸子闪烁,显出一点紧张的端倪。他长期在学生会待,跟各种人周旋,抵抗力已经很强了,被这样看了一会儿心里都不由得生出许多亲近与好感来。陈宇这小子还挺会挑人。自从他上次甩脸走人后,陈宇在他面前生生念叨了一个月,逮着机会就说他这个前学生会长在后辈面前如何如何不给他面子,如何如何没有耐心,如何如何打击了后辈的热情,还说什么要是李英超因为这事对学生会失望退会了就跟他没完。今天他去学生会办公室转悠,又被陈宇支使过来跑腿。

 “学长那我……”

“你……”

话音同时响起来,李英超停下来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李振洋手扶着门框低头看着他,声音温和了些许,“你现在还骑车回家吗?上次你说住的离我家挺近的,要不一起吧。”

李英超一怔,浑身一颤,仰脸呆呆的看着他。

李振洋被他一系列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又想到了什么,摸了摸鼻子,“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

“方、方便的!”李英超一下子回过神连忙说,脸红红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真的可以吗学长?”

李振洋笑着摸了一把他的头,头发很软,“放学车棚等我,走了。”

李英超红着耳朵眼巴巴地看着他,有点不舍的样子,踮了踮脚抬手小幅度地摇了摇,“学长再见。”

 

李振洋走后,李英超做梦一样回到座位,同桌问他手里拿着什么他才想起来文件袋这一茬。

一个月前还认不出他的冷冰冰的人,今天怎么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摸着他的头说要一起回家了呢,不管了,李英超仰靠在椅子上,把一声快乐的大喊艰难地咽回嗓子里,不做车厢里的花骨朵,让寒风刮得更猛烈些吧!

 

他的运气,似乎到了。

 

李振洋说要和李英超一起回家的时候陈宇吓了一跳,继而搭着他的肩膀调侃他是不是终于被小学弟的魅力征服了。李振洋挥开他的手,“我今天看他样子好像还挺在意上次的事,不安抚一下挺过意不去的。”

“是吗,这小孩心思确实挺细的。不过我好久没在车棚看到他了,之前在校门口遇见过一次是从私车上下来的,你问过他了吗?”

李振洋收拾书包的动作一顿,抬头慢慢说,“他没跟我说啊。”

 

打一个电话和借一辆车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怎么可能阻挡重新开闸的喜欢呢。

 

从晚秋到初冬,星斗阑干的夜空下,单车一前一后,有时并排同行,从共同的学校生活谈起,谈游戏,谈喜欢的书和音乐。说话时吐出的气息渐渐氤氲在眼前,对话被新鲜而冷冽的风吹到耳边。美妙的契合感蔓延,小朋友善解人意干净温柔,李振洋不知不觉沉迷其中,不知是一个早已布好的甜蜜陷阱,年轻的猎人等候多时,终于等到他自投罗网。

 

寒假的时候高三留校补课,最近又降温了,李振洋穿的少课间也没出去挨冻,在教室里塞着耳机做题。突然听到前排几个女生开始接二连三的喊他,带着笑声,他不明所以地抬头,朝那边看过去,一眼看到了高出一圈女生一截的李英超。学姐们补课间隙看到新鲜的学弟兴奋得不行,围着他打趣,本来只想拜托一个学姐叫人的李英超窘迫的站在中间,一边回答学姐们的问题一边朝教室张望。他今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着围巾,脸红红的,可爱的像只小企鹅。李振洋走过去,他看见他小声又开心地叫了声洋哥,周围女生哇一片。李振洋点了点头说了句我弟弟就把他牵走了,后面还有女生在喊小学弟再来玩啊。

 

李振洋把李英超带到楼上的空教室,两人靠在桌子旁,李振洋问他怎么来的。李英超说是林叔送爸爸上班顺便捎他过来的。

他把手套取了从书包拿出一盒巧克力给李振洋,“妈妈去法国给我带的,洋哥你补课的时候吃,提神。”

李振洋没接,“你留着吧,不是爱吃吗。”

李英超执意要给他,他接过来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空教室里没有暖气,李振洋下意识的搓了搓手,“专程来送这个吗?”

“也不是。”李英超拉过他的双手捂着,眉头皱了皱,“好凉啊。”

刚摘了手套的手很暖和,手心潮潮的,李振洋舒服的叹息了一声,看着那双手说,“小弟别走了吧。”

李英超也低头笑,“不走啊。”

 

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今年的第一场雪,所以他兴冲冲的就跑过来了,只是不好意思跟李振洋说。闲聊的时候李振洋提到图书馆,他常坐的位置旁边的玻璃窗台上以前每天都会有新鲜的白玫瑰,每次看见那束花就觉得心情很宁静,做题或者看书累了的时候经常看着那花发呆。有一天花瓶突然空了,他跑去问图书馆的管理员,对方说那不是图书馆的东西。

李英超问他有没有想过可能是别人专门为他插的花。李振洋笑着说,不可能吧,那花出现都快两年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如果真的是为他摆的,想问问为什么最近不摆了呢,是遇到什么事了吗,还是只是不再喜欢他了?希望是后者吧。

李英超看着他,眼前起了雾,心里又高兴又难过,他想,因为他已经在你身边了,当然不再需要那些暗示的白玫瑰了。

 

“下雪了。”李振洋看着窗外。李英超也扭头去看。

教室里很安静,楼下隐隐传来喧闹声,他们并肩看着窗外缱绻降落的雪花,一时间呼吸和心跳都清晰可闻。

“洋哥有想好去哪里的大学吗?”李英超转头问他。

“家里想让我出国。”李振洋看着窗外的雪轻轻说,李英超心里咯噔一下,就听见他继续说,“但是我拒绝了。”

“说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愉快就是因为这个,那次我爸找到学校来了。

“小弟你怎么一直没问过我啊。

“其实出不出国都差不多,跟你呆不到半年了。

“以后让陈宇罩着你,陈宇虽然嘴巴碎但是人挺仗义的。

“我走以后还是让家里的车来接吧,没人陪着晚上回家不安全。”

这人好像把话匣子打开了,一股脑的注意事项全倒了出来。

 

唠唠叨叨的,这个人怎么这么烦,搞得好像明天就见不到他了一样。李英超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这个人怎么这么招人哭啊。

“哎,真想带着你一起走,小弟。”

李英超再也忍不住了,扑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吻了上去。

 

 

评论 ( 9 )
热度 ( 1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