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跑路

© 叁钧
Powered by LOFTER

【洋灵】痴心 上

*架空 学长x学弟

晚自习刚下,李英超戴着耳机在座位上做题,嘴里嘬着一颗牛奶糖。

他打算趁着学校没熄灯的半小时把剩下的作业写完,只把新借的几本书带回去看。

周围的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对面楼的高中部突然爆发出喧哗声,很多人在大声起哄,一声接一声的口哨划破夜空。

听见这动静班里没来得及走的人都跑出去看热闹了,挤在走廊上抻着脖子往对面看。刚放学,人还很多,一时初中部也吵嚷起来。

李英超嘴里的那颗糖化的差不多时,他舒了口气搁下笔,摘了耳机看了眼窗外。人群堪堪散去,他站起来双手撑在窗台上随手抓了一个走廊上路过的同学,“嘿哥们儿,”说着往对面楼抬了抬下巴,“刚怎么了?”

“有人告白,怎么你还没回家啊,之前不是放学就跑没影么。”

“今天没什么事儿。谁啊,这么大动静。”

“听我们班女生说是个高三的大学长,被高二的学姐堵走廊上告白了。”

高三的大学长?李英超心里咯噔一下,干巴巴地啊了一声。

“我先走了啊,我妈门口等我呢,你也早点走吧。”

“恩恩明天见。”

“拜拜。”

 

林叔十点到的时候,他正蹲在校门口的马路牙子上抓着手机看消息,旁边的路灯投下昏黄的光束,有几只小虫在灯下飞舞。学校里人走得差不多了,旁边一个卖夜宵的小摊也在收拾东西。林叔按了一下喇叭,把车停在李英超面前叫了他一声,“小超,回家了。”

李英超一下子蹦起来,走到车前弯腰乖巧地问候了一句林叔晚上好,拉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小学的时候都是我天天接送的,现在上初中了半年才叫叔叔来接一次,小超长大了,嫌弃叔叔了。”林叔一边调转方向一边说。

“不是的林叔!我们班同学都骑车上下学的,而且我们要上晚自习,您太晚回家多多一个人会害怕的。”李英超从座位上弹起来扒着驾驶座靠背,探头解释。

“好好好,叔叔知道小超心疼叔叔,就是你骑车要打起精神看路,这边车有点多。”

李英超嗯了两声坐回去,看路不够,他还等打起精神盯前面的人,以防跟丢。

他刚刚在已经炸开的班群和学生会群还有贴吧都逛了一圈,摸清楚了晚上的告白事件。双方都是焦点人物,难怪效果这么炸裂。告白的是高二的级花,而被告白的,他猜对了,是李振洋。挑在晚自习放学人流量最大的走廊告白,很有胆量也很机智,李振洋不仅无处可避还不好拒绝。一般这种情况下,周围人起起哄事也就成了,毕竟是女生主动不好让人太难堪。李振洋不愧是当过学生会长的,并没被群众挟持,场面话说的很得体,回应也很认真,甚至给了对方一个承诺。最后学姐大方地给这场告白收了尾,放李振洋离开。

部分了解内情的群众很快为这个八卦添砖加瓦丰富细节,故事开始变得完整。是暗恋五年一朝告白的故事。一见钟情是在高中甫一入学的开学典礼上,随后学姐追随李振洋加入了学生会,成为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各大校园活动的组织策划两人忙前忙后形影不离。李振洋高三忙于学业,他引退后那个学姐接下了学生会的担子,同时积极地给高三生谋起了福利。

听起来像是个热血故事。李英超想。

这不是欺负我生的晚吗。李英超又想。

 

李英超把手机扔到一边,按下了车窗,清爽的夜风吹了进来,他把下巴搁在窗沿上看车外流动的街景。

远处的灯光在夜色里汇成一片河流,他眼里灯火幢幢。

我没办法成为喜欢你最早的那一个,但我一定会是喜欢你最久的。

 

到家的时候发现两手空空,要看的书忘带了。回到卧室李英超把自己砸在床上,流年不利啊。有点危机感吧,他快要走了,告白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的。每天打听李振洋放学回不回家,然后骑车跟在他后面看他背影的日子快要到期了,图书馆的借阅卡上不会再出现新的李振洋三个字了。这段日子将会有一个刺眼的主题:暗恋未遂。

他李英超从不做没有结果的事。

 

十一放假前的晚自习取消了,李英超以旋风的速度收拾好东西,跑到楼底下车棚等着。车胎气门芯已经拔掉了,他提前探查了一下,校门口修理自行车的老大爷今天没出摊。很好,天助我也,要是还坐不上暗恋的小哥哥的车后座,他就……过会儿再坐。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远远地看见李振洋和几个人一起过来了,李英超忙蹲在自行车轮胎旁拿出毕生演技装出焦头烂额的样子,一边留心听越来越近的说话声。李振洋好像一直没说话,他心里莫名有点不安。一群人走到近前开始找各自的车子开锁,有个学生会的学长认出了李英超,走过来问了一句,“小超?你车怎么了?”

“认识啊?”有人问。

“我学生会的学弟,会长换届后进来的。”学长回头答道。

李振洋往这边看了一眼,李英超感受到了他的视线,忙定了定神,苦着脸对那个学长说,“学长我车胎爆掉了。”

“这么衰?那,”学长想了想往李振洋那边看过去,样子有点犹豫,还是开口道,“小超家也在梧桐路,要不阿洋你带他一程?我们都不顺路。”

李英超心中一喜,立刻期待地转向李振洋,“可以拜托学长吗?”

李振洋看了看他又把目光转向那个学长,脸上没什么表情,“抱歉,我今天不太方便,要不你再等等。”说完弯下腰开始解锁。李英超的笑容变得有些无措。车锁解开了,李英超隔着一排自行车呆呆看着他把车推向棚外,剩下的人都稀稀拉拉推着车跟在后面。有人在催了。

学长有些无奈地朝李英超笑了笑,“要不你再等等?或者打个车?我这有零钱。”

李英超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勉强冲学长笑了笑,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小超?”学长叫了他一声。

下一秒就见李英超冲了出去拉住李振洋的自行车后座,学长在后面又喊了他一声,其他人吓了一跳,李振洋感觉到阻力回过头来看,脸上是平静又疑惑的神情,无声地用眼神询问他还有什么事。

李英超站定了,低下头看着自己狠命抓着车座的手,他感觉浑身血液上涌,就听见自己说,

“我家离学长家很近的。”

“走路的话五千步就足够了。”

“不过如果绕道在河堤上走的话就要一万步。”

“骑车就更快了。”

“所以学长,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李振洋单手扶着车把皱了皱眉,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小学弟整的哪一出。

“这弟弟怎么啦,不是喜欢你吧?”有人开玩笑。

李振洋看着小学弟发顶的旋耐着性子说,“我是真的不方便,希望你能理解,如果需要我可以借给你打车的钱。” 

李英超不肯放手,他能感觉到眼眶热热的,情绪有些失控,他还是忍不住继续说下去,“学长你在图书馆……”

他突然感觉手上抓着的东西一松,同时有一股向下的力量拽了他一下,李振洋突然放开了车把,自行车堪堪擦着李英超的脚尖砸在地上,他猛地抬头,恰好看到了李振洋转身离开的背影。旁边有人抽了一口气。

李振洋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英超愣在了原地。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评论 ( 26 )
热度 ( 283 )